夙兴夜寐

最近迷上了霹雳布袋戏,有同好的欢迎一起追剧。
我可是要做木偶的人グッ!(๑•̀ㅂ•́)و✧
SG与VH我的最爱
言情,耽美,玄幻,修真什么的,存脑洞,存脑洞……

幻梦(言情,脑洞而已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写的啥_(:з」∠)_)

【幻梦】

  

[阿离篇]

  

  是梦?是幻觉?!

  

  黑夜里格外清晰的喘气声自我的胸腔发出,赤着双足踏在冰冷的地板上,汗湿的身躯带来粘稠与不适。

  

  是梦,只是幻梦。我再次确定道。可是这不是我所渴求的,我竟然恋恋不忘的是化为虚幻的一切!为什么?我问自己。

  

  恍如梦境,好似虚幻。温和的白色光点不知从何处飞出,或许是我屋子的每个角落?在黑夜里它们更是显眼。它们聚集着,汇集在一起,就在我的眼前!

  

  点点白光如莹如星辰,在夜里在我的房间里好似天上银河坠落。微缩后呈现在我的眼前,像一条真正的河流一样不停地流动着。

  

  白色光点飞着汇集着而周围黑暗不甘示弱铺彻开来。再不见昏暗房间,他置身于无边黑暗中,脚下踏着的是虚无。

  

  白色光点依旧存在并且不知从何处飞出,越聚越多,仿佛置身星系之中无数流光溢彩的星辰正缓慢旋转。而她悄然出现披着星光在夜里静静散发温柔白光,她立在星系中央,宛如神祗。无数微型星辰在她身侧缓慢旋转。她静立其中正静静看着我。

  

  是什么才能造出如此辉煌的幻境?是我饮下的毒药?还是她离别时流下的一滴泪?

  

  它们汇集在一起显现出那个熟悉的身影,可她分明早在我的眼前,在我的幻梦中出现,又在我的面前,从眼中滴下泪,在我不由自主伸手接住温热泪水的瞬间坍塌毁灭,身躯化为虚无。

  

  自从幻梦中醒来,我一刻不停地忘不了,她在毁灭之前,双目含着泪水看着我的那一眼,忘不了她最后流下的泪水。

  

  这是虚幻,这是幻觉。我肯定着(狂喜着下了定义)。除了梦,还能在哪里再见她。

  

(可是梦境早已在她在我的梦中毁灭在我的眼前后再也不曾出现。此后我日日夜夜就算躺在床上沉入睡眠中也再不曾出现扰乱我的视线。我睡着了,却一夜无梦)

  

  而我又与何时跌入新的梦境?我竟丝毫不察。可这正是我所渴求的。

  

  我快步向前几步又停下,我只怕挨近的瞬间化为虚无。我迟疑着站在她的面前却不敢伸手触摸。

  

  “你还好吗?”有太多的话含在口中。最后出口的只有干巴巴的一句。我想问她上次消失时痛吗?可是这是不合适的,最后我张了张口没有问出口。

  

  她一言不发,只用含泪的目注视着我,用上次毁灭前那一瞬的眼神看着我。我看到这些从内心深处激荡出的冲动促使我催促着我握住了她的双臂,清晰的触感,她并没有化为光点消失(就像上次那样)。

  

  我心微安,用了些力拉近了双方的距离,我松开手伸出双臂将她拥入怀中。一阵清香带着阳光的气息青草的芬芳钻入我的鼻中,湿热的触感烫地我的心发痛。这次的幻觉比以往更清楚,我想。

  

  她比我矮我清楚地看见她乌黑的发顶,她温热的身躯紧靠着我。

  

  “跟我走”

  

  “嗯?”带着一丝疑问我垂下头一眼闯入她抬起头正好对着我的双目。

  

  “随我走”她说。

  

  “好”我被这双幽深双目蛊惑开口应道。

  

  闻言她灿然一笑,而我被这笑迷糊,因这笑而欣喜地回她一个微笑。

  

  她张开本来垂于身侧的双臂抱住我的腰。然后紧紧抱住我,带着我身体向后倒去。倒向那个由无数光点汇集形成的光芒。

  

  我不由自主随她而去,全身如浸入水中水乳交融仍能顺畅呼吸,被紧紧包围直至所有进入。我只看到星系瞬间坍塌,无数星辰毁灭前灿烂一亮,然后黯然。

  

  是毁灭?还是其他?

  

  晕晕沉沉间,我只听到她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很高兴,你能随我离开”

  

  恍惚间,仿若穿越无数空间。阳光照射在身上,我看到她在阳光照耀下正对我灿然微笑。

  

  而阳光刺的我眼晴发痛。

  

[苏眉篇]

  

  谁是蛊惑人心的毒,甘美却致命引诱着每一个见到的人饮下。

  

  是你,你是我的毒,是我戒不掉的瘾。

  

  在我漫长的生命中,谁让我倾尽所有去追寻,踏遍千山走遍万水寻遍空间搜索时间。迈步时间长河之畔,飞溅的水花沾湿我的裙摆。

  

  我讶然,视线投入河中。

  

  流光溢彩的河静静流淌,无数事与物如果捧起河水就可以看到。而此时温柔白光闪现。

  

  我望向河中,白光闪现。一幅幅画面也在白光中闪现,一时间浮光幻影,最后凝固在一幅画面中。

  

  黑暗房间不过仅仅是一抹微不足道的点缀,而他才是真正吸引我全部视线与注意力的存在。

————————

你恨着我!

你想杀了我吗?

我就在这儿,等着你。……过来杀死我。

  

我爱你,但——我也恨你。爱你,为你付出所有,恨你,让你知道一切。让你永远忘不了我。

  

虚假或真实,我分不清,也不想分清了。你太残忍给我的我不敢相信,或许连你也非真实只是我的幻想。虚假或真实,我已经无所谓了。我爱你但我不信你。

而一切终将走向灭亡。我闭上眼睛,泪流满面,踏上自毁的道路,为你铺路。

  

我已经无所谓了,但是我留下的东西希望你能喜欢。因为我知道你再也无法忘记我。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