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兴夜寐

最近迷上了霹雳布袋戏,有同好的欢迎一起追剧。
我可是要做木偶的人グッ!(๑•̀ㅂ•́)و✧
SG与VH我的最爱
言情,耽美,玄幻,修真什么的,存脑洞,存脑洞……

[伏哈]遗梦千年(第二章 命运)

第二章 命运

  

  世上最难预料的就是命运!

  

  1943年的小汉格顿的夏天好像比往年的还要热上几分。

  湛蓝色的天空透明而清澈如同上好的蓝宝石,天空中没有一片云,太阳高高地升在空中,炙热而明亮的阳光如同如同一道道利箭刺向大地,毫不留情,无处不在。将所有的一切的温度升至最高,如果这时候有人冒着夏日的火气试图出门的话,一出门就会感到一阵阵热浪扑面而来,逼得人们又缩回去了。尽管屋子里也比不上外面好多少。

  大地上一切都病怏怏的,大树上绿色的叶子软软的,无精打采地搭在枝头。一切暴露在夏日下的地方都静悄悄的,任何可以移动的生物好像都消失了。

  盛夏的炙热太阳将大地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蒸笼。

  郊外静悄悄的,空无一人。就算是在乡间的通向小汉格顿的小路上,小路两边都是高高的、枝叶纠结的灌木树篱,也没有太大的作用。

  而到了下午,到了黄昏时,天气终于转凉了,每家每户的烟囱中都冒出炊烟,他们都在做着晚饭。小汉格顿村庄好像瞬间活了起来。然后天渐渐地黑了,村庄又慢慢地静了下来,村庄的大部分的人们都沉入睡梦中。

  天黑了。

  就在现在本应是空无一人的乡间小路上,一个人提着一盏老式的油灯行走其中。昏黄的灯光映在提灯人的脸上,灯光昏暗看的不清,过了好一会儿才辨认出提灯的人是个少年,还是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相貌英俊的高个儿少年。

  昏黄的灯光照在他苍白的脸上,在他轮廓上投出阴影,而这一切更显得少年轮廓分明,相貌英俊了。

  周围草丛茂盛,到处都是一声声不间断的虫鸣声,两旁高高的灌木树篱的阴影处偶尔会听见一声尖锐的鸣叫,然后响起翅膀扑扇着的声音。就算是悬挂在深蓝夜空的明月也无能为力,因为树枝将大半月光都挡住了。就算是熟悉的一切在黑暗中都是会让人感到恐怖与害怕的,可少年好像一无所觉。

  少年站住了,他举高手中的油灯,昏暗的灯光显现出从小路左边的荆棘丛中伸出的一根木头路标,上面有两个指示箭头,一个指向少年来的那条路:大汉格顿,5英里;一个指向少年要去的方向:小汉格顿,1英里。

  少年继续沿着小路向前走去,突然小路一转,路况突转而下,顺着山坡陡直而下。少年不由自主地小跑起来,小路又一转,少年好像很有自信地闪身进了篱笆的一个豁口处,一条狭窄的土路。

  可在这样的漆黑中本该是看不见这条土路的存在。土路的尽头有一座在盘根错节的树丛中半隐半现的房子。

  这时少年才露出与刚才漠然的神色截然不同的神色,眼中闪过一丝激动,但他看着这个破旧并且肮脏的房子时又流露出几分难以置信,又很快转变为果不其然,然后是深深的厌恶或许还有失望。

  少年径直来到房门前一手提着油灯,一手重重地敲响房门,然后一个重力,房门自己开了。天花板上结着厚厚的蛛网,地面黑糊糊的,桌上搁着霉烂的食物和一堆生了锈的锅。少年用目光环视着屋子,发现了在扶手椅上的那个男人,那个人的脚边有一根摇摇欲灭的蜡烛,右手举着魔杖,左手拿着短刀。头发胡子长长的乱七八糟的已经遮住了眼睛和嘴巴。

  看到眼前一切,少年脸上的厌恶之情更加明显了,他看着男人。不管男人激动的站了起来,碰到了脚边的散落的酒瓶,也不管酒瓶碰撞时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

  “你!”糟蹋男人吼道,“你!”摇摇晃晃地扑向少年。

  “住手!”英俊的黑发少年用蛇佬腔说。

  男人脚撞到桌子上,巨大的冲力将桌子上生锈的锅推落地上。他瞪着少年,许久之后,首先开口,“你会说那种话”

  “对,我会说。”少年毫无畏惧地径直走进房间,门在他身后关上了,但他并不在意。

  “马沃罗在哪儿?”他问。

  “死了,死了好多年了,不是吗?”

  ………………

  少年毫不犹豫地击昏了莫芬·冈特——少年名义上的舅舅。低头捡起莫芬·冈特的魔杖,向对面山谷走去。

  少年的脸依旧毫无表情,冷漠而平静。他一个人行走在小路上,但他微微急促的呼吸和握住莫芬·冈特魔杖的微微颤抖的右手却透露出他并不平静的内心。

  他什么都不在意,什么都听不见了,两眼只注视着他的目的地。

  山谷对面的山坡上,那一座大宅子依旧灯火明亮,明亮的灯光透过窗户射向周围,也为少年前行的道路指明方向。

  

  里德尔一家是小汉格顿村最有钱的,这一点可以在他们正在吃的丰盛的晚餐中管中窥豹;当然就像大部分有钱人一样,他们也是小汉格顿村最让人讨厌和势利的,因为现在本应该是小汉格顿村的人们已经休息的时候,但之前厨娘却不得不为他们一家做饭,更别提他们给的工钱本就不多,还总会找机会扣钱。厨娘心中骂骂咧咧着,可不敢说出口,她收敛了一下衣服就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眼一闭就睡着了,她实在太困太累了。因为雇主太挑剔了。

  里德尔一家都围在餐桌上,老里德尔先生正在饭桌上高谈阔论着地里的收支、又赚了多少钱云云之类的东西,小里德尔先生——老里德尔的儿子一边吃饭一边应和着父亲,老里德尔的夫人则默默地吃着晚餐支着耳朵听他们说话,偶尔等他们说到高兴处插上几句话。

  现在他们都还是高高兴兴的,直到一个黑头发黑眼睛的少年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宅子里。

  首先发现少年的是里德尔夫人,作为村子里最有钱的夫人,一向疑神疑鬼地认为村子里的所有人都想得到他家的财产,因此她一直疑神疑鬼地警觉着周围。也因此她第一时间发现了少年。

  她尖叫着,怒斥道:“哪来的小偷,出去,出去!”

  “叫什么叫!”被打断高谈阔论的老里德尔顿时发火了,然后他才意识到他的夫人在叫什么,“什么…小偷……在哪里?!”

  他环视四周,看到是一个少年,并不为惧,他立刻推开椅子大声叫道,“好啊,来的正好——布莱斯!快来,布莱斯,将他抓住送到警察局!”弗兰克·布莱斯是里德尔家的园丁,住在里德尔府庭园上的一间破破烂烂的小木屋里。

  没有任何人赶来。

  “该死的,”老里德尔骂骂咧咧道,“都没有人,都在偷懒吗?!我要把他们都给开除了”

  “汤姆,你来,我们一起抓住他”老里德尔呼唤他的儿子。根本没有发现他的儿子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发白,一动不动。

  “汤姆!”老里德尔走向少年,想要将他抓住,“汤姆!”

  “汤姆?”走近一看,老里德尔终于发现他认为的少年与他的儿子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可以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除了——嗯,年龄的差距?不由发出一个惊叹。

  “汤姆,我想我需要你的解释”老里德尔一边回头看着自己的儿子,一边打量着突冗出现的少年,越看越像。这该不会是我的孙子吧?!老里德尔一时脑洞大开,脑子里不合时宜地冒出了这个念头。

  

  “我是不会认你的!”小里德尔——老里德尔的儿子汤姆·里德尔脸色苍白,激动地站了起来。这个年龄,这个岁数,正是他抛弃的怀孕的女人的年数,想起不知为什么会做出和流浪汉丑陋的女儿私奔举动的自己,还有对未知事物的恐惧。而少年无声无息地出现更加深了他的恐惧。

  “那个肮脏的、丑陋的女人,迷糊了我,你现在来是想来要钱的吗,是她让你来的吗?”

  “想都别想,你们一分钱也不会得到。我不会给你们的!”说完,汤姆似是用尽全身力气般脱力地摊软在椅子上。

  

  少年之前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直到现在等到汤姆说完话后才开口。

  “她——我的生身母亲,她死了,早就死了”

  “死了!?”汤姆问,“怎么死的?”

  “在你抛弃她之后,她在孤儿院生下我,因为难产而死”少年一字一顿地说,不知在想什么。

  “死了?死了!!”汤姆又再次站起来,因为用力太大,豪华笨重的餐桌都跟着颤动了几下,他冲到少年面前,一把推开老里德尔(老里德尔愤怒地瞪着自己的儿子,出乎意料地并没有说话),“你说什么?!她死了,怎么可能,她可是巫师!巫师!怎么可能死得这么容易。你一定在骗我,快说,她是不是也来了,就在旁边看着?”

  “你知道巫师?!”少年眼中流露出几分难以置信。

  汤姆充耳不闻,一把推开少年,发疯似地绕着房间,“梅洛普·冈特,快出来,我知道你在。再不出现,你一分钱也别想要,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的!”

  “一分钱都不会给你的!你知道吗?一分钱都不会有!”

  “你什么都不会得到,什么都不会得到!梅洛普·冈特!”

  “你这个肮脏又丑陋的女人!我什么都不会给你,如果你不出来的话——”汤姆重复着,不停地重复着这样的话。他状若疯狂,不,或许他已经疯了。

  “你出来啊?为什么不出来……”看看我?

  

  老里德尔和老里德尔夫人都没有说话,他们都说不出来话,或许他们只是被儿子的疯狂吓到了?老里德尔夫妇都担心地尤其是老里德尔夫人反应更是强烈。里德尔夫妇虽然势利,但对自己唯一的儿子的确是真心的。

  因此,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旁边的少年的眼神越来越可怕、深沉与疯狂!

  “够了!”老里德尔夫人突然冲上去一把抱住儿子(汤姆依旧挣扎地动着,见状老里德尔也上前一起制住汤姆),“别说了,不给就不给。我们的钱以后都是你的,不是别人的。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他的”说着,老里德尔夫人看向少年,厉声道,“你快滚吧!带着你的那个母亲!我们一分钱都不会给你的,就算你真的是我的孙子也一样!”

  她用眼神命令老里德尔赶人。老里德尔有些为难地看着夫人,他还在压制儿子的挣扎呢。

  她还想再说些什么,她张了张嘴,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在来这里的途中,或许他还抱有一丝幻想。

  我可悲的母亲,你生下我,给了我生命,给了我魔力,却也留给了我……

  洗刷不掉的耻辱!流在我的血液里,刻在我的骨子里。

  异类!从小到大,那些无知又愚蠢的麻瓜的话语。

  怪胎!我一直听在耳中的声音,在我的身边弥漫不去。

  我真的只是异类与怪胎吗?可就算是来到了霍格沃茨,这里都是巫师,本以为自己有了一席之地。

  混血!又一个词语刻在了我的身上!在霍格沃茨,在斯莱特林,纯血的天地?!不,我不甘心,这不是我的命运!

  可这是你带给我的,我的母亲,我的哑炮母亲,我的,愚蠢的爱上无知又肮脏的麻瓜的母亲。你为了他在孤儿院生下我,甚至为了他,不愿意为了我活下来。

  那么你看看,你爱上的是什么样的人呢?

  污染了血统!留下了耻辱!!母亲不过你不要难过,他很快就会去陪你了。

  母亲……

  可就算我并不喜欢你,怨恨你,憎恨你,也绝不许这个人来污辱你,咒骂你,贬低你,尽管你已经低到尘埃……

  尽管我并不想承认你。

  

  老里德尔夫人突然感到害怕,非常害怕,恐怖,非常恐怖,无形的恐慌围绕着她。她想说话却什么都说不出来。这时,她才突然想起一直没有出现的女仆,厨娘和园丁,他们一直没有出现。要知道自己的之前的叫声并不小,不可能没有人听到。还有那些村民们。

  一切都太平静了,反而不正常。

  或许是女人的第六感。她拼命用眼睛看向自己到现在仍旧一无所觉的丈夫与儿子。她想说什么,可嗓子仿佛被堵住了,发不出声音来,就像是被人下了咒一样。

  快走!这个人……很危险!!!

  她想大叫,她拼命想要说什么!她的身体剧烈颤抖。

  然后——

  她真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一个她无法了解的冷酷声音,一句她无法理解的话语响起。

  

  “阿瓦达索命”一道绿光迎面而来。

  一切归于平静。

  …………………

  对,就是这里有他要找的东西。一种无法言说的喜悦涌上心头。

  他来到一座不知名的山谷,只有这里,有他要找的东西。

  他要找的是一种在黄昏之时太阳下山的那一瞬绽放的花朵——就在碧湖之畔。

  太阳下山了,而落日余晖并未完全消失,依旧遗留在天际之边。

  花开了,分外美丽,花瓣带着近似月辉的颜色。

  他靠近它,触碰它,采到它!然后不小心触碰到湖水的清凉。

  然后他听到一个声音。

  “你是谁?”

  他应声抬头,看到了——

  看到了什么?

  他是我的……我的什么?

  他是我的阳光…我最爱的……

  一道模糊的念头飞快掠过他的脑海,然后不见踪影。

  

  “呼…呼呼…”深夜时分,本应是安静的空间却充斥满一个人急促的喘气声,他,黑发黑眼的少年,汤姆·里德尔,全名是汤姆·马沃罗·里德尔的黑发少年突然从睡梦中惊醒,他从床上弹起动作由躺变成了坐在床上。

  在这样寂静的世界中,这唯一的声音仿佛被放大无数倍地清晰可闻,也会让他人心中忽生恐慌。但汤姆·马沃罗·里德尔好像一无所觉。

  他是我的……

  他…是谁……

  皱起眉头,细细思索,未果。梦中的场景快速淡化,留下的是模糊不清的印象。汤姆·马沃罗·里德尔的呼吸依旧急促,胸膛急剧起伏,过了好久才缓过来,稍稍平息。

  他愣了愣掀开覆在身上的薄被,感到自己汗湿的身躯,没有穿鞋光着脚踏上冰凉光滑的地板。

  冰凉的触感稍微平息了他纷乱的思绪。

  自从自那日之后,他用莫芬·冈特的魔杖杀死了里德尔一家之后,他就回到了破旧的冈特老宅,修改了莫芬·冈特的记忆,拿走了他的戒指……汤姆皱起眉看向正戴在自己右手上的黑宝石戒指。

  冈特家家传的古老戒指,据说是——从佩弗利尔流传下来的戒指。佩弗利尔……他曾在书籍上看到,一个很古老的姓氏也是一个早已断绝传承的姓氏(注:这里的意思就是佩弗利尔家族没有了可以继承姓氏的男丁,留下的都是些不能传承姓氏的女儿,女儿嫁人都是要改姓的。就像冈特家族据说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后裔,但他们不姓斯莱特林而是姓冈特一样。他们都没有了男性继承人)。不管是什么都说明这个戒指悠久的历史。

  那么现在是什么情况?自从在自己拿到这个历史悠久的黑宝石戒指的时候,那一瞬间,从那时开始,一个模糊的画面就已经出现,只不过太快了太模糊了自己当时没有在意。而现在越来越明显了,让人想忽视也难。

  那就丢掉它?汤姆的手已经放在戒指上,不,不不,并不值得,不必因此丟下它,一个名贵的历史悠久的戒指。

  那就先放着它。汤姆用手取下黑宝石戒指,放在手心。

  

  那只修长洁白的手捧着黑宝石戒指(不是汤姆的手),缓缓地黑色的宝石上出现了一滴水,然后更多的水附于其上,悄然出现。不,那不是水,而是泪。是谁在无声哭泣着流泪着。

  

  又出现了……

  幻象…幻觉…或者其它……汤姆定睛一看,黑宝石戒指上分明什么都没有。

  汤姆突然觉得自己的大脑有些眩晕,他飞快地用一个盒子将戒指装起来,丟在远离自己床铺的地方。然后又躺回到床上,用被子蒙住头,重新开始睡觉。

  第二天,就像平时一样,他每天都起得很早,五年级时的汤姆已经成为了级长,所以他起得更早了。

  汤姆早早起床洗漱之后,一个人坐在斯莱特林的长桌上看着一本厚厚的书。现在整个礼堂上都没有几个人。

  “Hi,里德尔先生”

  “里德尔,早上好”

  “又在看书呢?斯莱特林的拉文克劳”礼堂里的人渐渐多了,不少不同学院的学生都朝他打招呼,就连素来与斯莱特林学院不对付的格兰芬多也没有说什么,甚至也有不少人都对汤姆友好地笑。

  汤姆自然礼貌的回应,没有半点失礼的地方,甚至换来了不少女生的惊呼和花痴……(少年汤姆·里德尔是个英俊的少年= =大众情人的那种……大概吧……)

  “汤姆,回神了,该吃饭了。书什么时候都可以看的”直到一只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来人坐到汤姆的身边,有着淡金色的头发,笑容灿烂。

  “好的,学长”汤姆微微垂下眼帘,看向来人嘴角缓缓扬起一抹微笑。

  他伸手将那本厚厚的砖头似的书塞进了书包。他拿起刀叉,低下头吃起了早餐。然后低头吃饭的他感到了一道来自餐厅上首教师席的犀利的探究视线。来自变形课教授的那个位置。汤姆不由得在心中冷笑一下。

  汤姆一直没有抬头,直到吃完早餐才抬起头,对着教师席的方向露出一抹冷笑。

  

  教师席上坐着一个青春洋溢的美少年(依旧看不清容貌),他好像感到汤姆的视线,心情很是愉悦地目光灼灼地盯着汤姆看,对着汤姆绽开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然后他离开了教师席,快步走到汤姆身边,一把握住汤姆的手,手心温热。口不断张合,在对汤姆说着什么。但汤姆只能看到口形的变化而听不到他的声音。

  

  “汤姆,汤姆,你怎么了,怎么突然站住了”淡金色头发的人有些担心地看着自己的好友站起身却又突然停住。只顾着对着教师席的方向发呆……?

  “没事”汤姆回过神微微摇头,“马上就要上课了,学长快去吧”

  “还叫什么学长啊!”

  “嗯,阿布拉克萨斯学长。不管怎样,你始终是学长”

  “很好”有着淡金色头发淡灰色眼睛的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点点头,满意一笑,像是明白了什么。

  “那好,我先走了”马尔福拿起课堂上需要的课本脚步轻快地率先离开了。

  汤姆点点头,微垂下眼帘掩住眼中越来越明显的疯狂,他的身躯在宽大巫师袍下轻轻颤抖着。

  “不过如此……”汤姆轻声说。如果此时有人在他身边,只能听到他轻笑着将课堂所需要的课本连同厚厚的笔记本一起装进书包,一起带走了。

  第一节课就是变形课啊,他可是很期待的。

  天黑了,汤姆身为级长自然要负责斯莱特林的学生的纪律与安全。好在,斯莱特林一向听从汤姆的话又一向小心谨慎,就算是违反校规,出去夜游什么的,也不会被人发现。所以汤姆早早就结束了自己的工作。

  而夜游,汤姆自己就是其中的一个楚翘。(= =知法犯法什么的,看来V大特别熟练啊!)

  午夜时分,一堵空荡荡、湿乎乎的石墙上无声裂开一道缝,一道门悄悄出现,门开了,然而没有任何人出来,然后门又静悄悄地消失了。

  再然后本该是空无一人的学校图书馆的禁区,出现了一个现在应该在睡觉的身影——汤姆·里德尔。

  在荧光闪烁的点点荧光下,汤姆英俊的面孔明灭可见,在阴森的图书馆禁区映衬下更显得他那张本来极为英俊面孔可怖无比。从一排子书籍中抽出一本褐色的黑皮面的大部头书,动作熟练明显做过许多次。

  《尖端黑魔法揭秘》里面记录了许多邪恶的黑魔法,都是明令禁止的。当然这些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本书详细记载了——

  “魂器……”汤姆自言自语道,眼中燃着一种名为疯狂的火焰。

  汤姆盘膝坐在地上,将书放在自己的腿上。他的笔记本放在另一边上。他直接跳过魂器的记载中有关如何回收魂器的内容,直接跳到如何制造魂器上。

  魂器、魂器…他在心中默念着。只要制造一个魂器就可以——飞离死亡,拥有永恒的生命,远离死亡。

  不知为什么从小时候开始他就已经开始担心在他这个年纪的人绝对不会想到和考虑到的死亡。也许是因为他出生不久,母亲就死了;又或许是因为他长大在孤儿院,看到许多生离死别,那些孤儿许多都是家里人都死了送过来的;再或者是因为连他自己也不明白的原因。尽管不想承认,但惧怕死亡这个念头,在他拿到冈特家家传的戒指后,确切地说是——那些或清晰或模糊的梦境或者说是幻象出现后升至顶点。

  为什么?不清楚。

  尽快制造一个魂器,不,等等还不行。汤姆的手指落到《尖端黑魔法揭秘》中有关魂器的不能说不详细的内容上。里面并没有说如果制造两个至两个以上的魂器会怎么样。

  不,不能急躁,急于求成,只能一事无成。必须稳妥,稳中求胜。魂器的制造还是先放一边。

  汤姆将褐色的黑皮面的大部头书《尖端黑魔法揭秘》又重新塞回了那排书籍中。

  然后他又抽出了另一本厚厚的大书,那是一本历史久远的魔法史= =

  不知多久之后,下半夜了。汤姆终于放开手中的书,拿着他心爱的笔记本准备溜回寝室。

  在完美的幻身咒下汤姆很顺利地独自走在城堡中,在无声无息下汤姆没有发出半点脚步声。周围静悄悄地除了汤姆,一个人也没有。银色月光轻盈地穿过窗户,洒满月光可以到达的极限。

  今夜正是一个月夜,天气晴朗,就算是在夜空,也可以清晰看出天上没有半点云彩。没有任何东西阻挡今晚明亮如水的月亮将它的清辉洒向大地。

  在一个拐弯后,汤姆正穿过一片明亮的月光。然后他听到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会回来吗?”

  一道在寂静夜晚显得分外空灵空寂的声音突然响起,在寂静的夜里特别地清晰可闻,无法忽视。

  又是幻象……?还是被教授抓住了?汤姆的身体僵了僵,心中暗暗叫苦,又来了……不知为什么他突然想要拔腿就跑,但他的身体却僵硬着,身体违背了意识,身体自动控制脚的移动转身看向声音的来处。

  “你会回来吗?”

  声音的主人又一次重复道。这一刻,汤姆觉得他在问他。但是他不是在问汤姆,他只是在自言自语。

  他(注:声音的主人)周身沐浴在明亮如水的月光下,轻盈的月光在他行动间在他的发间、纯白长袍上跳跃,为他镀上银色光晕。

  也越发地不像真人,仿佛这幻象只要触碰就会破碎。

  因为这一切美的悚人。

  他碧色的双眼正朝着汤姆站的方向,眼中流转的光芒足以吸引汤姆的全部注意力。可他那双碧眼并没有看着汤姆,而是无所依地,应该是在注视虚空。

  他在看着汤姆?不,只是汤姆站的方向正好是他面朝的方向罢了。

  然后他转身面向窗户,正对扑面而来的微风,他的发丝、衣袍微动。

  “你会回来的,因为霍格沃茨是我们的家。”他说,声音渐渐大了起来。

  “而我不管多久,十年,一百年还是一千年,我都会等下去的”碧眼的人喃喃自语道,他面上依旧毫无破绽,可碧色双眼中一闪而过的闪光和他握紧窗台不住地微微颤抖的手却暴露出他正在苦苦压制内心的激烈情感。

  他微微仰头望向悬挂中天的皎洁明月,轻声苦笑。

  “你会回来的,对吧?萨拉查,别让我失望,也别让我等得太久,因为……”话音一转,声音转又向低沉。他苦笑一下,嘴角拉开一抹苦涩的笑,“恐怕我没有时间了”

  “萨拉查……别让我等得太久……”碧眼的人轻叹,声音几乎微不可闻。

  

  “萨拉查……”一声轻叹。

  

  这一声宛如惊雷猛然震醒了呆滞在原地的汤姆。

  汤姆突然冲动地离开了,他的脚步如飞,是的,他就是在跑,用平生最快的速度。

  他并没有再回头看,也许是因为害怕与恐惧。

  月光笼罩下的那个人,一个人站在那里。

  碧色双眼动人心魄……

  单薄身躯……

  金色的发在微风中微动,在洁白月光下闪烁点点光辉。

  那眼中闪烁的是什么?点点光芒,那是碧色的破碎水晶……

  金发碧眼的人转过身看向汤姆飞奔的方向。

  “……”

  他能看见汤姆?他的唇微动,眼神却追逐着汤姆,千言万语都化做一句微不可闻的轻叹,“萨拉查……”

  风轻拂过,一切归于虚无。

  汤姆没有回头看,因此没有看到月光下窗户前空无一人,唯有唯一存在的仅是夜风轻轻吹拂过,月光静静洒在地面上。

  没有人。。。是的,没有人。或许曾经在这里站过一个人,但那早已如同千年前的时光一般逝去……

  已经不复存在,早已湮灭在滚滚历史长河中。

  不管是萨拉查、还是戈德里克,属于他们的时代已经远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汤姆才会懂得。

  珍惜眼前人,珍惜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莫要到彻底失去,才去后悔。

  幻象,仅仅是幻象而已。不能触碰。

  

  碧色双眼动人心魄……是碧绿的破碎水晶,是那片千年前的碧绿湖泊,是碧色晴空万里,有什么从中滑落……

  单薄身躯……全身都在颤抖,是因为痛苦,还是因为病痛,还是其他什么……

  黑曜石的发在微风中微动,在洁白月光下闪烁点点光辉……

  这是梦境?而之前是幻象?

  真实与虚幻……

  分不清……

  哪个才是真正的戈德里克·格兰芬多?是的,看到这么多,汤姆已经可以猜到自己看到的是什么……

  

  “萨拉查……”少年无声地呼唤。

  相似的容貌……不同的发色……金发碧眼?还是黑发碧眼?

  “萨拉查……”

  “戈德里克,我无事”他看到自己不想让眼前人担心坐了起来,一把握住少年的手。

  “嗯”少年应了一声。

  

  “原来你在这里,戈德里克”斯莱特林走进校长室。一眼就看到了黑发的格兰芬多,他靠近格兰芬多,询问道,“怎么了?”动作自然地拉住少年的手,

  “戈德里克明天就开学了。都准备好了,你还忙什么?”

  格兰芬多应声抬头,见到斯莱特林,立刻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眉宇间的那丝烦恼立时灰飞烟灭。

  “你来了,萨拉查”少年无奈地比划了一下,指向半边身子都扒在水盆边上的帽子,“他不愿意用魔咒清洗,说不喜欢魔咒在身上的感觉。于是我想将他放进水盆洗一洗。他也不愿意”

  黑发斯莱特林闻言也走近几步,靠近了少年和分院帽,“让我来”,黑发斯莱特林对碧眼格兰芬多如是说,眼带警告地看着帽子。

  “戈德里克,斯莱特林他欺负我,还威胁我,说要将我扔到黑湖里喂章鱼”帽子扭动着身躯告状。

  换来少年一声轻笑,少年语气轻快,“是吗?那也是你活该,谁叫你不喜欢洗澡”他与斯莱特林相视一笑。

  话音未落,少年趁机一手抓住分院帽将它按入水中。

  “你们都欺负我”分院帽嘟囔着转过身,他不想理这些无良的人们!

  

  “总会有办法的,只要我们为之努力,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少年眼神专注地看着眼前的黑发斯莱特林。

  

  “萨拉查……”他看到少年站在他面前,碧色的眼睛中满是焦急与不舍。

  “一定要走吗?萨拉查,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吗?”

  三脚凳,四脚凳,黑暗和光明,痛苦的抉择。

  “戈德里克,你听我说,我是要离开霍格沃茨。三脚凳,四脚凳……我想了很久”

  

  “你为什么一定要走呢”

  “为了霍格沃茨”

  “别说这些虚的,萨拉查。一定有其他的理由”

  

  争论……

  “萨拉查,你的这些想法恕我不能认可!!!”

  “不管是什么出身的巫师,麻瓜、混血还是纯血不都是巫师吗?为什么要区别对待?!”

  

  “我反复思考过了,黑巫师一天不除,魔法界一日不得安宁,戈德里克,你是对的,在霍格沃茨,当着学生们的面,是不能使用不可饶恕咒的,那对他们的影响太坏了,毕竟他们还小,还不能完全分辨是与非。”

  

  “别说了,萨拉查”年轻的格兰芬多悄悄握住他的手,他看到少年对他微笑“我相信你,萨拉查”

  

  格兰芬多抬起头,碧色的双眼看向空中银色的明月,“萨拉查……”

  “萨拉查”戈德里克又一次唤道,只是现在再没有人会回应他了,他的话语也不会有人听见,再多的话只能消失在茫茫夜里,无人回应,消失不见,就好像从未存在过。

  

  “为什么音讯全无,萨拉查,即使离开霍格沃茨,我们依旧可以交谈。”

  

  直至一切的起点和开头。

  初遇。碧绿湖水旁,他伸手去采药,不小心触碰到清凉的湖水。

  “你是谁?”

  他应声抬头。

  “这附近的一大片土地都是我格兰芬多家族的,这里的每个巫师我都认识,你是哪里来的?以前从未见过你。”黑发碧眼的男孩(男孩,是的,男孩。这时的少年他太年轻,连称他为少年也有些勉强)笑着问道。

  “我是戈德里克·格兰芬多,你呢?”男孩友好地询问。

  “萨拉查·斯莱特林”黑发中年巫师回答。

  中年的黑发巫师在山谷中盖起一间小木屋住下,男孩则经常出现在这里,骑着扫帚、或者骑着格兰芬多家族的象征狮鹫从天而落……渐渐熟识,由称呼姓氏到互相称呼姓名也似乎是自然而然的事。

  ………

  …………

  男孩在灿烂阳光下碧绿草坪上愉快奔跑,两个人一起争辩一个问题

  黑发中年巫师在湖畔采药,拥有碧眼的男孩在一旁用手指轻划平静如镜的湖面,激起雪白水花。碧绿的湖水,洁白的手指激起白色的水花。男孩不由得笑了起来……

  

  “萨拉查!”他回头看到还是男孩的碧眼格兰芬多正在拼命向他招手。

  嘴角绽开的是灿烂的笑容,就像是清晨的第一道阳光,一下子就划破了黑幕,也划破了斯莱特林封闭的心墙。这是他——斯莱特林最喜爱的——阳光!是虽然内心身处黑暗但依然渴望向往光明的斯莱特林最喜欢的事物。

  阳光对于心处永夜的斯莱特林的致命吸引是可以想象的。

  不管是因为那阳光的笑容,还是那个拥有阳光笑容的人。而格兰芬多也不负他自己的灿烂笑容,他的确是一个开朗阳光的人,有着强烈的感染力。

  斯莱特林他渴求更多。不管是人人向往的阳光,还是那个人。

  ………………

  “砰!”

  黑发黑眼少年突然推开椅子站起来走了出去,不顾在他的巨力之下椅子与桌子碰撞的发出声响。

  图书馆管理员对此表示强烈不满。但汤姆不管不顾径直走了出去。

  “这是怎么回事?”她看到这些喃喃自语道。

  在那晚看过幻象后,汤姆就专门去图书馆查找魔法史上有斯莱特林创始人萨拉查·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创始人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的内容。以前汤姆顶多因为查找自己的身世时寻找过关于斯莱特林的事迹,但他对格兰芬多的事迹兴致缺缺。而现在他——

  

  戈德里克·格兰芬多,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四大创始人之一,格兰芬多学院的创始人。是罗列在各种史料中的伟大传奇巫师罢了。

  传说,他勇敢又充满智慧,是反对萨拉查·斯莱特林歧视所有非纯血、麻瓜种、混血的主力军。

  他与斯莱特林学院的创始人理念不同,是敌人。斯莱特林最终因为与霍格沃茨其他三名创始人理念不合,因格兰芬多的反对离开学校。

  

  但是事实又是什么?

  他与斯莱特林是挚友?!

  斯莱特林最喜欢他,最喜欢他的碧色眼眸。那是一碧万顷的碧色天空,是斯莱特林与格兰芬多初遇的那片碧绿湖泊。

  斯莱特林喜欢他?不,已经不是喜欢,那是痴迷!痴迷这个人,这道出现在他单调黑暗的生活里的阳光。

  他痴迷着他,就算离开学校,也少不了有格兰芬多的因素。因为他——斯莱特林足足比他——格兰芬多大四十岁!!!他想活得长久,与他心爱的格兰芬多永远在一起。可这只是妄想!因为在一次意外下,他死了。连最后一眼………没能回到霍格沃茨。

  而他呢?——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呢?

  他等了斯莱特林五十年,没有等到,什么都没有。因为斯莱特林早就死了。

  

  出现在梦里的格兰芬多幻象。有着碧绿的双眸,黑曜石的发,单薄瘦小的身躯。但出现在眼前的幻象,罗列在史书中的伟大巫师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皆是金色头发碧蓝眼睛。

  那么他是谁,出现在自己的梦中,是谁?真的只是自己的幻觉吗?梦中的都是虚假的?自己看见的到底是谁?他确信他之前从未见过。

  

  真实与虚幻就要分不清了……

  而这些严重影响了汤姆的正常生活!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汤姆暗想。想影响我,没门。

  而我仅仅是我。

  会有办法的,他独自一个人走在校园里。想起了那本因为幻象而没有看完的《尖端黑魔法揭秘》。

  

  灵魂与记忆……有什么联系……

  此后汤姆又翻阅了很多书。

  魂器……是否可以……将这些多余无用的记忆去除……只要将自己的灵魂分裂,将所有无用的记忆封印其中,只留下有用的记忆,比如那些高深的魔咒。

  

  他动手了,制造了魂器。不仅是因为为了封印记忆,更是为了……永生!!!

  有些失误,但……没有大碍。

  也许吧……

  …………………………………

  一本已经被翻开的封皮已经褪色的破旧日记静静地躺在床上,然而它的里面干干净净,没有内容,没有字迹。

  一支蘸满墨水的羽毛笔正在其上写道。

  “我是哈利·波特。”

  文字在纸面上闪了闪,字迹消失了。

  然后纸面上重新出现了一行崭新的字迹。

  “你好,哈利·波特。我是汤姆·里德尔”

  

  (第二章 命运 完)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