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兴夜寐

最近迷上了霹雳布袋戏,有同好的欢迎一起追剧。
我可是要做木偶的人グッ!(๑•̀ㅂ•́)و✧
SG与VH我的最爱
言情,耽美,玄幻,修真什么的,存脑洞,存脑洞……

[伏哈]遗梦千年(第一章 预言)

简而言之,就是萨拉查•人渣(?)负心汉(?)•斯莱特林抛弃了戈迪,一走了之【大雾】【大雾】【大雾】【大雾】

第一章 预言

  

  【你相信预言吗?它该不该相信?】

  

  而我实际上并不相信,但又不得不信。

  实际上我不但不信预言,甚至我还有些怨恨它。

  因为萨拉查相信了一则预言,所以最终他为了霍格沃茨离开了。从此了无音讯。

  可我又不得不信,因为另一则预言。

  〖“不管过多久,我坚信,斯莱特林人会重返校园,重返霍格沃茨!而我,卡珊德拉家族,也一定会见证那美妙的时刻!”她坚定地说着。

  ………………

  “谁知道呢? 也许十年,一百年,一千年?但我们一定要有信心”〗——节选自《霍格沃茨,一段校史》

  因为我希望他回来。就如罗伊纳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失去斯莱特林的霍格沃茨还是我们所熟知的霍格沃茨吗?

  

  我们不能失去你,不仅霍格沃茨是,连我也是。

  我们,罗伊纳、赫尔加和我一样都很想念你,萨拉查。

  我更想你。

               ——戈德里克·格兰芬多

  

  羽毛笔在羊皮纸上划动书写的动作顿了顿,握住羽毛笔那双手洁白修长。手的主人——金发碧眼的格兰芬多抬起头望向窗外。笔尖动了动,再未落下一个字母。他放下了羽毛笔,起身走向半开的窗户。

  伴随他的动作洁白的月光趁机溜进昏暗的房间,照亮了整个房间。

  随着他推开窗户的动作,温柔的夜风袭面而来,带着一股清新的草木气息,也吹动了格兰芬多散落在外的发丝。月光静静洒在他身上,在他金色的长发上镀上一层银色光晕。

  深蓝色的夜空中悬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月光温柔地洒向整个大地,仿佛一切事物都披上了一层轻纱。周围静极了,静悄悄的,可以清楚听见远处草丛中传来的阵阵虫鸣声。

  格兰芬多碧蓝色的双眼穿过黑夜,越过远处幽暗的禁林,直直落到城堡前那一整块平整如镜的巨大草坪上。

  也是在像这样的夜晚,明月皎洁,月光如水洒向大地,萨拉查在那里对他说,他要离开,离开霍格沃茨。

  看到眼前极其相似的月夜,金发碧眼的格兰芬多不由陷入回忆之中——

  

  一切如平常一样。

  傍晚时分,此时太阳刚刚下山,天已经黑了,皎洁明亮的月亮已经升起,明亮的灯光照亮了整个礼堂。霍格沃茨所有的学生都聚集在礼堂上吃着丰盛的晚餐。而格兰芬多却有些心不在焉地戳着盘子里的牛排,他只顾着用担忧的目光去追寻正在用优雅姿势吃着晚餐的黑发斯莱特林。

  自从拜访皮提亚老女巫之后,在归途中,一路上斯莱特林都保持着可怕的沉默。虽然斯莱特林一向沉默寡言,但这一切却依旧让格兰芬多感到不安,好像斯莱特林做了什么不好的决定。回到霍格沃茨后,他们都立刻身陷繁忙的工作当中。已经好几天了,格兰芬多一直想与斯莱特林好好谈谈,但苦于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今天就是个好机会,他一定要与萨拉查好好谈谈。格兰芬多丢掉刀叉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斯莱特林。

  在格兰芬多如此紧迫火热的目光攻势下,就是以斯莱特林的定力也承受不了,他一直流畅优雅的动作也不由停顿一下。他怎么可能没有感到格兰芬多火热的视线。自自己走进礼堂的那一刻起,这道视线就紧紧跟在自己身上,他甚至不用看就知道是谁一直在盯着他。除了戈德里克不会有第二个人这样看着他了。

  是的,除了他,不会有第二人。斯莱特林不由在心中苦笑。戈德里克一定没有心思吃饭,因为他盘子里的牛排已经变成了一团烂泥。

  这是实际上也一直将自己的注意力投放在另一个人身上的斯莱特林,只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戈德里克,和我去城堡外走一走好吗?”斯莱特林说。

  “当然”格兰芬多闻言眼睛一亮,立刻答应。

  戈德里克·格兰芬多跟着萨拉查·斯莱特林来到城堡之外。

  “萨拉查,我们有很久没有好好在一起了”格兰芬多轻声说。

  夜色笼罩下的霍格沃茨隐身在一片黑暗中,有明亮的灯光从窗户投出射向黑暗,隐隐传来礼堂处学生们的嬉闹说话声。

  格兰芬多侧耳听见这声音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

  而这隐隐的嬉闹声说话声好像蒙上了一层纱听不真切,而这不真切的声音也如退去的潮水一样渐渐听不见了。

  这时响起的反而是禁林深处偶尔传来的鸟鸣,草丛角落里的虫鸣和两人的呼吸声,他们踏过草地的沙沙声。深蓝夜空当中静静悬挂一轮皎洁明月,明月慷慨地将它清辉洒向大地和一切身处大地之上的人与物,给一切事物都披上了一层白纱。

  清风拂面,送来了草木的清香和一丝混杂其中的泥土腥味。

  斯莱特林仰起头看向明月,然后转头看向站在他身侧的金发少年或者说是青年或者是介于两者中间——他的金发就算在月光下依旧灿烂耀眼,那光芒竟有些刺眼,使得斯莱特林微微转身不去直视他。

  无声地沉寂围绕着两人,格兰芬多并没有说话,他在等待斯莱特林开口。

  “戈德里克”斯莱特林终于开口。此刻他们正并排走在黑湖之畔,他停下脚步直视格兰芬多。“我要走了”

  “去哪里?萨拉查。如果可以的话,现在我还不太忙,我跟你一起去”

  “戈德里克,你听我说,我是要离开霍格沃茨。三脚凳,四脚凳……我想了很久”

  话音未落,不,甚至还没有说完,格兰芬多就打断了他的话,“萨拉查你的意思是离开我们,离开霍格沃茨吗?然后不回来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戈德里克我想你能明白”

  “不!”格兰芬多碧蓝色的眼睛中燃烧着火光,此刻他的话语则显得冷漠无情,“我想我永远不会明白!”

  

  【三脚凳,四脚凳?黑暗和光明,痛苦的抉择】

  

  格兰芬多说完强行忍下心底的刺痛,转头不再看着斯莱特林。

  “过去的时光多么美好,你真的可以轻易舍弃吗?”格兰芬多轻声说,像是在问斯莱特林,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斯莱特林没有回答。

  或许格兰芬多本就没有指望斯莱特林能否回答。他竟然已经平静下来,可沉重的心情依旧压在他心上,越来越沉重,根本没有丝毫减轻。他继续轻声道,“还有说…”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三脚凳,四脚凳?一则预言?”格兰芬多立刻直视斯莱特林,“你相信它?‘三脚凳,四脚凳?黑暗和光明,痛苦的抉择’?”

  当然了,他怎么会不知道预言呢?第一个听到预言的人其实就是自己,只是他从来没有将其放在心上罢了。他更不会想到萨拉查会因此产生离开的念头。

  他看到斯莱特林点头,“我本来没有下决心,可那天听了皮提亚老女巫的话之后我就放心了”

  “三脚凳,四脚凳。现在你明白了?这就是卡珊德拉夫人的预言。也许这是天意?”斯莱特林脸上一片迷惘的神情,像是在问格兰芬多,也像在自言自语。

  格兰芬多的心越发沉重,简直要立刻爆发了,他在草坪上快速踱着步在思考着办法。萨拉查已经下定决心了,就很难改变,可就这样什么也不做,看着他离开吗?

  不,只要想一想格兰芬多的心底就涌现出一股酸楚和怎么也掩饰不了的痛苦。他还不太明白这种心情代表什么,好像不单纯的,不仅是朋友之间的友情。但至少他已经明白自己不想斯莱特林离开。

  “萨拉查,不,不要走。我们都不想你走,我也是”

  “不错,那是预言。但那只是一则预言,只要我们不理会就不会成真”格兰芬多说。

  “预言预知的只是关于未来的一种可能。萨拉查,不管未来遇到什么事情,我们都可以一起解决,而不是你一个人承受”

  “萨拉查,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们。因为失去你的霍格沃茨还是我所熟知的霍格沃茨吗?”

  斯莱特林依旧无动于衷,他看着格兰芬多轻声说:“没有什么不能离开什么,没有谁离开了谁就活不下去!”

  “再说了,我是为了霍格沃茨。为了霍格沃茨,为了学生们,我必须离开”

  “是啊,为了霍格沃茨,为了学生们”格兰芬多叹息着“那你为什么不能为了这些留下来?”

  斯莱特林神情淡淡,继续往下说:“正如皮提亚老女巫所说,‘最稳定的是三角还是四角’?戈德里克你说呢?”

  “自然是四角”格兰芬多脱口而出。

  斯莱特林摇头,“是三角”

  格兰芬多无法回答,他咬住下嘴唇,小声嘟哝道,“说到底还不是就是你相信了预言吗?”

  在他看来预言这东西完全是过眼云烟,不值一提,听听就过去了,根本无需在意。

  怎么办?完了,萨拉查他已经下定决心了。

  因此,格兰芬多张了张嘴,想要反驳什么。

  “不行!”格兰芬多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一拍手,“不行,我一个人劝不动你,跟我去找罗伊纳还有赫尔加她们好好谈谈”说着,兴冲冲地抓住斯莱特林的手,用力一拉,没拉动= =

  他一拉没有拉动,于是回头。正好看到斯莱特林几乎整个人都隐身在黑暗中,半边完美苍白的脸庞显现在月光下更显眉目如画,而另一半脸庞则藏身于黑暗中,虽然面上依旧是一贯的面无表情。但格兰芬却觉得心中一痛,他从萨拉查脸上看到了什么?是一闪而过的脆弱…吧…

  “不”斯莱特林薄唇吐出一个字。

  “萨拉查……”格兰芬多轻声唤道,他的心已经软了。心底则暗暗检讨自己刚才的态度,萨拉查其实自己也不好受,对吧?

  念此,他立刻推翻了刚才的想法,罗伊纳和赫尔加还是要告诉的。但不是现在。

  现在呢?

  “萨拉查,我想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对吧?”格兰芬多冲斯莱特林挤眉弄眼,“现在你需要休息”

  说着,他松开手。感到手心的温度消失了,斯莱特林愣了愣,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但很快他又感到一个温热的身躯靠近了他的后背,一双手靠上来,推着他向前走。斯莱特林随着这力道向前走了几步。

  斯莱特林心念一动。

  格兰芬多已经跑到斯莱特林身后,推着斯莱特林向前走。

  “乖啦~萨拉查去休息”格兰芬多说,就像在哄着小巫师似的。

  闻言,斯莱特林忍不住嘴角一抽,他几乎觉得自己快被格兰芬多的不按套路出招打败了。

  “怎么了?萨拉查”格兰芬多担心斯莱特林不乐意不舒服关切地询问他。

  “没什么?”斯莱特林摇头,他反手一把握住格兰芬多正按在他身后的手。

  “啊?”这次反而是格兰芬多愣住了。

  “…好吧==”格兰芬多心头一颤,他说,“走吧,我们一起”

  

  拉文克劳正巧看见格兰芬多拉着斯莱特林的手向前走,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

  拉文克劳关切地询问,“戈德里克,你和萨拉查要去做什么?”

  格兰芬多大步向前的动作停顿一下,只丢下异常直白的一句话,“睡觉!”

  “真的?”拉文克劳说,她悄悄的打量斯莱特林的神情,自然是什么也没看出来。

  “戈德里克”不知道为什么格兰芬多觉得拉文克劳的眼神有些奇怪有些兴奋,“你真的迫不及待地要和萨拉查‘睡觉’吗?”

  “当然”格兰芬多点点头,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拉文克劳特别在‘睡觉’两个字上咬重音,她好像格外兴奋了些。

  “真的?!”拉文克劳说,“哦,快去吧,戈德里克还有萨拉查你们快去吧,学校的事有我和赫尔加呢,你们不用担心”

  真奇怪,怎么越来越兴奋了。格兰芬多想。

  斯莱特林在旁边听着,真觉得有些无言以对。他看了眼拉文克劳就不再看她,而是专注地看着格兰芬多。

  “怎么了?”格兰芬多感到斯莱特林的目光有些疑惑,“罗伊纳,既然无事那我们就先走了”

  “萨拉查,走吧。”格兰芬多看向斯莱特林轻声说并拉紧了斯莱特林的手。

  

  地窖。斯莱特林的房间。

  格兰芬多拉着斯莱特林走进他的房间。格兰芬多率先走进房间,只等斯莱特林一进房间,门悄无声息地关了,一记相当完美的锁门咒语已经存在于房门之上。

  格兰芬多处理事情的办法相当地简单粗暴,但是也的确非常有效。

  “你要把我关起来吗?戈德里克”

  格兰芬多没有回答。一记完美且无声的“除你武器”,格兰芬多趁斯莱特林对他没防备,有些小得意地得到了斯莱特林的魔杖。格兰芬多自己的魔杖动了动,就将斯莱特林的魔杖藏起来了,然后他自己手里的魔杖也跟着消失了。

  这时格兰芬多这才来得及回答。他微愣一下,点头,“这真是个好主意,我怎么没想到。没错,萨拉查,我要把你关起来。什么时候你改变了主意才放了你。至于你的魔杖我先替你保管好了。”格兰芬多强硬地说。

  “你出不去的,萨拉查”格兰芬多扬起下巴。

  直到这时斯莱特林才发现格兰芬多并不是对他要离开的事情没有想法,而是他所有的火气都转移到别的地方。隐藏的真好。不过这样也好,否则自己恐怕会认为格兰芬多被人夺魂了,他也可以安心离开了。只能微微叹息温和地说,“那么你也出不去了,戈德里克”现在只能顺毛。

  比如说格兰芬多现在正毫不客气地批评他的房间。

  “这不用你担心,萨拉查,我本来就准备陪着你”格兰芬多说着并用眼睛打量着斯莱特林的房间。

  “我早就说过萨拉查,住在地窖里有什么好?深居地下不说,还有潮气,住久对身体不好。从这方面说,我住的塔楼就比这好多了,向阳,每天早上都可以迎接太阳的升起”

  “还有你的房间里的颜色除了黑色就是绿色,都是暗色,让人看得心情沉闷,你性格也绝对受了颜色的影响。就不能有些鲜艳的颜色吗?”

  格兰芬多毫不留情地将斯莱特林喜欢的颜色批判到谷底。

  …………

  “不过这没什么,都可以改变”

  “你走不了了”格兰芬多扑了上去,用双臂缠绕上斯莱特林的手臂,“你走不了的”他重复道。用自己碧蓝色的眼睛盯着斯莱特林,眼中闪现的是奸计得逞的笑意。

  斯莱特林他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现在戈德里克正躺在自己的床上,用碧蓝色的双眼注视着自己,双臂也悄悄的缠上了自己的手臂,他的头发散乱着,衣服也乱七八糟的,在他的动作下露出了白皙的皮肤。

  意外之喜么?

  可是这不够,这还不够,远远不够。斯莱特林想要得到更多,因为作为一个斯莱特林他本来就是贪婪的。他能发现戈德里克看他的眼神已经变了。

  “戈德里克”他叹息着,伸手摸上格兰芬多的脸颊,换来格兰芬多一记不解的眼神,用与自己颜色相似的眼睛望着他。

  不过格兰芬多也没有制止他,而是任他摸上自己的脸颊。

  格兰芬多想了想,问斯莱特林:“你为什么一定要走呢”

  “为了霍格沃茨”斯莱特林说。

  “别说这些虚的,萨拉查。一定有其他的理由”

  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看不清萨拉查的样子。他喝酒了?头很晕。萨拉查,萨拉……不,是昏……什么?他已想不起什么,已想不起一切。黑暗的旋涡已将他缠住,拖向意识深处。他睡着了。

  

  “戈德里克”他说,注视了格兰芬多很久,然后一个轻柔的吻落在格兰芬多的唇上……并没有深入而是浅尝辄止。这时格兰芬多已经意识模糊,将睡未睡。

  “对不起,戈德里克”我还是要走的,不过我会回来的,戈德里克,等着我。

  不,萨拉查,我不想你走。别走,好不好。

  

  风雨欲来,倾盆大雨将至。

  不,它——倾盆大雨已经来了。

  站在城堡里注目已被高大雕花窗户阻挡在外的点点雨滴,一扇窗户将室内室外分隔成两个世界。

  也分隔了格兰芬多与斯莱特林,他的气息已被大雨打散,再也找不到一点痕迹。

  金发碧眼的格兰芬多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悲愤与冲动。他光着脚(是的,他忘了穿鞋)冲出城堡,大雨无情又彻底的浇在他身上,格兰芬多他全身都湿透了,金色的头发散乱披散贴在身上贴在脸颊上,长袍完全湿了粘在他的身上显露出他纤瘦青涩的肢体,而一双脚被雨水冲刷地惨白,脸上则不停地有水流下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或者两者兼有。

  萨拉查…斯莱特林他去了哪里?

  冲到黑湖用人鱼语召唤人鱼,你看见他了吗?

  没有,换来人鱼一问三不知的回答;

  一次又一次地询问换来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直到被提醒去找马人;

  冲进禁林,路面不平,不知什么割伤了脚,很痛。格兰芬多终于记起给自己一个治愈咒语,一记咒语下来伤口立刻好了,伤口虽好余痛尤存,格兰芬多变出一双靴子穿在脚上。终于见到了马人,看到马人高深莫测、悲天悯人的神情。马人说,“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星象告诉我这件事是必然要发生的”

  “他…他去了哪里?”格兰芬多急切问道。

  马人摇摇头,“天机不可泄露,我不能告诉你确切的位置。但我可以告诉你他最有可能朝着的方向”说着,他指了一个方向。

  格兰芬多耐着性子强行忍下打断马人慢悠悠话语的冲动,“谢谢你,马人先生。你会得到了格兰芬多的感激”

  话音未落,格兰芬多已转身冲出禁林。

  

  “这件事必然发生,并且无法更改。唯一的转折点在此人身上,然而希望飘渺。唯有一千年后,一千年……”马人未说完的预言终于在格兰芬多离开后说出。

  “为什么不告诉他呢?”另有一个年轻的马人问道。

  年长的马人依旧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天机不可泄露”年长马人没有说出口的是——巫师的事与我马人有什么关系,再说离开的人是那个得罪他的斯莱特林,就算他死在外面也只会大快(马)人心。

  

  “防水防湿”“温暖如春”……一串连续的咒语落在格兰芬多身上,格兰芬多的身上立刻干燥了,但雨水的阴冷还存在着,或许还有心里的寒冷,使得格兰芬多打了一个寒碜。

  “戈德里克…”不知何时跟来的拉文克劳满眼担忧地看着格兰芬多,赫奇帕奇也来了。

  “谢谢你,罗伊纳,还有你赫尔加”格兰芬多说,“我们一起去找他吧”

  拉文克劳、赫奇帕奇她们对视,然后看向格兰芬多,她们都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巨大的愁绪笼罩在每个人心头,压得他们喘不过气。他们的手握在一起,为寻找斯莱特林而努力着。

  

  暴风雨持续了几天几夜,一直不断的倾盆大雨,几乎将霍格沃茨变成一片泽国。湖水不断上涨,拍打着提岸,发出巨响;禁林在风雨中颤抖着摇晃着,发出可怕的呜咽声。

  自从那日三个好朋友暂时抛下霍格沃茨沿着马人先知指出的方向一路寻去,沿途困难重重,更是一无所获,再到后来霍格沃茨的诸多事情积压,他们只能暂时放弃回到霍格沃茨。不过他们一直没有放弃寻找斯莱特林。

  可是寻找斯莱特林的情况也像这糟糕恶劣的天气一样陷入困境,三人四处打听斯莱特林的消息,可斯莱特林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没有任何音讯。

  

  时间飞逝,转眼到了七月下旬,天气一天天地炎热了起来。

  在这样的日子里,拉文克劳在大树上蝉不知停息的鸣叫声中,走近去看,不知不觉来到湖边。想起了过去斯莱特林还在时四个好朋友聚集在一起促膝谈心的日子,不由得一种伤感涌上心头。

  她看到卡珊德拉夫人站在浓密的树阴里向她招手,她慢慢地走上前去。她们席地而坐,卡珊德拉夫人拉着拉文克劳的手,向她述说自己的打算离去的想法并在言语间透露出关于斯莱特林的预言。

  …………

  “谁知道呢? 也许十年,一百年,一千年?但我们一定要有信心!”

  “哗啦啦~”是树枝枝叶被拨开的声音,她们应声望去,正好看到一个身影拨开树叶站在她们面前。来人金发碧眼,长发散乱,面颊消瘦,身形消瘦比起之前瘦的厉害,脸色苍白如雪显然是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虽然还有些憔悴但神情间那种蓬勃向上的精神又回来了。

  他看着卡珊德拉夫人缓缓低下头,“谢谢你,卡珊德拉夫人”然后他看向拉文克劳神色认真道,“对不起,罗伊纳辛苦你了,最近我让你们担心了”

  显然这段时间不仅他不好过,连拉文克劳、赫奇帕奇她们都不好过,拉文克劳神情憔悴了不少,她们都瘦了。

  “你们来之前我一直在附近”他说,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戈德里克,”看到格兰芬多病好了她的眉目舒缓许多,拉文克劳结结巴巴说,“不…不辛苦,看到你没事我们就放心了。不过你病刚刚好,还是多多休息的好”

  原来,格兰芬多之前大病一场,高烧不止。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直到现在才好。

  “罗伊纳,不用担心,我知道我要做什么!”格兰芬多对拉文克劳微微一笑,像是下了什么决定。

  “再说学校开学在即,我们都要忙起来了,我哪还能躺在床上呢!”格兰芬多说。

  

    ——回忆结束——

  

  笼罩在如水的月光中,周身都沐浴在银色月光中。夜风吹拂过站在窗前的那人金色的发丝,发丝微动,衣摆微动。

  格兰芬多一动不动注目城堡前那块平整如镜的巨大草坪。他不由轻叹一声,身体微微前倾,长发倾泄而下,然后飞扬地在半空中。是的,飞扬在半空中,格兰芬多整个身体都越过窗户,悬浮在半空中,然后他缓缓地落下,落在地面上,落在草坪上。

  漫步草坪,曾经的两个人,现在只有一个人。

  为什么这泪水没有尽头?

  格兰芬多抬头望月,就像斯莱特林曾经做过的那样。

  碧蓝色的眼睛依旧如昔日般明亮,可现在又为什么甚至比以前还明亮?以至于其中满含泪水,一刻不停地流淌着。泪水缓缓划过脸颊,落了下来。

  在今天,与你离开的夜晚极其相似的夜晚,为什么我会哭呢?为什么?心中这样难过?

  不知过了多久,格兰芬多微微摇头,止住泪水,收回思绪。

  不能一味伤心。

  他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投入到工作当中,他还有事要做,不能软弱地一味地沉溺在无谓的思念当中。让繁重的工作填满所有空闲。

  格兰芬多转身向房间走去,他还有工作要忙。

  否则,就会想起他——

  萨拉查·斯莱特林。

  ………………

  匆匆岁月流逝~

  赫奇帕奇一个人在城堡前。她头发已经花白,长长的头发随着她缓慢行走的动作微微摇摆着。她在城堡前那个巨大的平整如镜的草坪上漫步,不由想起过去四个好朋友都在时的过去的美好的时光。

  那个时候,大家都在一起,多么开心,多么快乐,从来都不会想到会有分离的那天。那时斯莱特林还在,格兰芬多还是一副天真烂漫活泼开朗的样子,而拉文克劳她也是好好的,身体健康,无忧无虑。他们常常来到草坪上散步,现在只剩她一个人能在这里散步了。

  可现在——赫奇帕奇站住了,她注视着过了许多年依旧如初来霍格沃茨时那样平整如镜的草坪。

  “大概现在只有你还在吧?”她看着草坪自言自语道,“现在只有你没有改变吧?”

  这真是物是人非。

  可现在——他们都离去了。斯莱特林、格兰芬多、拉文克劳……

  斯莱特林离开了霍格沃茨;

  格兰芬多在多年后也离开了霍格沃茨,他一定是去找斯莱特林吧!

  拉文克劳她……赫奇帕奇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她在格兰芬多走后不久得到女儿的死讯……身体垮了……也先于她离开了世间。

  

  “赫奇帕奇教授……”一个学生匆匆赶来,他身后跟着一个人,也是从霍格沃茨毕业的。他的眼中满是悲痛。

  “出了什么事?”赫奇帕奇有些不安,她有不详的预感。

  “格兰芬多校长…他…”老一辈的学生都习惯叫格兰芬多校长,仅管他现在已经辞职了。

  “去世了!”

  “在哪?”赫奇帕奇身体恍了恍。

  “我们应他的遗嘱,将他葬在戈德里克谷”

  “戈德里克谷?”赫奇帕奇反问。

  “为了纪念他,毕竟格兰芬多校长出生在那里,又长眠在那里”

  她知道了,因为那就是格兰芬多与斯莱特林初遇的地方!

  格兰芬多呀!现在只有她了,只剩她了。

  “赫奇帕奇教授!!!”耳边是两人的惊呼,可是赫奇帕奇她充耳不闻,她什么都听不见了。

  …………

  四巨头时代结束了。是巫师界永远的损失,让我们与我们的后人记住他们。

  他们是我们永远的骄傲!!!

  

  (第一章 预言 完)

评论

热度(12)